暴发疫情的台湾舰队有“特殊任务”?全台大猜谜

台海军“敦睦舰队”官兵感染新冠病毒后,岛内舆论在批评军方隐瞒疫情的同时,也在猜测舰队到底在执行什么“特殊任务”,似乎比防疫还重要。

QQ截图20200425092504.jpg

台“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23日通报称,岛内当天新增一例确诊病例,患者是“敦睦舰队(磐石舰)”上的军人。台湾累计确诊病例达427例,其中“磐石舰”已有29人确诊。与此同时,有关军舰执行的任务也在岛内引发诸多猜测。

这些猜测起源于军方疫情暴发后,民进党“立委”王定宇在脸书的一段文字。他称,“敦睦舰队”2月21日进行人员集结,3月5日出发、12日抵达帕劳,用了7天多;可是回程3月15日从帕劳出发,抵达高雄左营军港的时间是4月9日,用了25天多,“这当中多了近19天的额外航程,据了解‘额外航程’是进行访问帛琉(即帕劳)以外的重要机密任务”。王定宇接着称,4月11日和12日,大陆辽宁舰和5艘护卫舰正好在台湾东部外海,而刚刚远航回台的海军“岳飞舰”及“康定舰”官兵还没有离舰。民进党“立委”蔡适应还称,本来“敦睦舰队”3艘军舰9日回台后都应该隔离,但11日和12日台湾周围海域有其他船舰经过,“康定舰”等又出海执行任务,“那时候发生什么,大家一查地点,中国对台湾最大威胁是什么,答案就出来了”。

这番爆料随即引发批评。国民党“立委”吴斯怀批评王定宇的做法不道德,认为攸关台湾安全的事情,不该由个别“立委”披露。“立委”叶毓兰说,若王定宇说的是事实,应要追究泄露机密的刑责;他若是唬烂,也要依特别条例中的散布不实信息罪重罚。《中国时报》23日称,自王定宇打出这个“额外行程”的哑谜后,全台大猜谜,猜得最多的是“敦睦舰队”去关岛,这个效果说不定也是他想制造的,因为“在大陆机舰绕台后,让国军和美军连在一起,有激励反中者的军心效果”。也有人猜舰队到了澳大利亚或是和“印太战略”有关的地区,“总之,只要军方不说,这个与盟军交流的猜想可以一直收到边际效应”。

台“国防部长”严德发22日到“立法院”进行疫情检讨报告时回应称,“其他的地方当然有去,但这些地方我们不方便说;如果有安排机密报告,我们来报告”。蔡英文在临时记者会上则回应称,舰队这次是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任务,不方便在公开场合说,“但是你问我除了帛琉之外,有没有去别的地方,我的答案是没有”。严德发22日随即改口称,“敦睦舰队”没有去其他地方,就是去帕劳。前台湾省家畜卫生试验所所长刘培柏23日撰文称,本以为航行海上近40天军舰染疫的疫情,分析其感染源将是一件富有挑战和科学意义的病毒流行病学问题,“原来只是政治军事上不能说的秘密而已”。有“国防部”官员透露,舰队回程途中确实曾执行“特别任务”,不过相关任务虽然重要,也有一定的敏感性,但并非所谓“错过以后就没有机会再做”。还有官兵爆料称,原本出发前要进行全体人员普筛,但最后取消。

台军方23日终于公布“谜底”。“国防部”公布了“敦睦支队”每天两次汇报的“安全资料”,其中包括每次报告时的经纬度。可以看出,舰队最远时曾走到南海的最南端,接近新加坡的位置。“国防部”还罕见公布辽宁舰空拍图称,解放军辽宁舰及所属5艘军舰本月12日经巴士海峡进入南海,22日结束南海航训后,再次经巴士海峡继续向东航行,其间“国军”除运用联合情监侦系统全程监控外,并在台“防空识别区”派遣海军8艘军舰担任警戒、监控及侧护任务。

《中国时报》评论称,军方爱搞神秘,战备演训常扣上机密帽子,躲避外部监督,或许正如被调职的舰队支队长陈道辉所言,他宁可死在海上,因为从“磐石舰”官兵染疫这件事可以看出,岸上比海上的问题还大。联合新闻网称,“磐石舰”造成台湾防疫破口,民众迫切想知道感染源始自何人,但王定宇、“国防部长”严德发和蔡英文却接连抛出机密、战备或特殊任务等说法,试图转移焦点,并带有“就是不告诉你”的政治操作痕迹。文章说,机密能因特殊情况而立即解密,更何况是严德发说的“战备”、蔡英文说的“特殊任务”,“又怎可能比及时防堵危及整个台湾的防疫破口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