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这两天关于新冠病毒最火爆的新闻莫过于"罗斯福"号、克罗泽尔舰长和美国海军代理部长莫德利了,核动力超级航母、吹哨人、解职、挥泪送别、确诊感染、"太蠢太天真"、道歉、辞职,一个个关键词、一幕幕剧情反转牢牢抓住了大众的视线。

“罗斯福"号的近况

来看一下目前"罗斯福"号的样子:4月4日,海军移动工程兵第1营和第5营的"海蜂"们正在把"罗斯福"号上检测呈阴性或无症状的舰员从海军关岛基地移交给关岛当地政府,入住得到军方认可的民间旅馆。可以看到舰载机仍然停在舰上,没有离舰飞往关岛陆上机场。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尽管美国国防部和海军一直宣称"罗斯福"号将维持在西太地区的存在,实际上它已经彻底失去了作战能力。目前抵达关岛一周的"罗斯福"号有超过一百名舰员检出新冠病毒阳性,三千人将上岸隔离14天。美国海军规定舰载机飞行员连续14天不飞就将丧失固定翼起降资格,必须重新认证 - 按这个标准配属的第11舰载机联队即将全员吊销"驾照"。

美国海军目前有9个舰载机联队,去除正在海上执勤的第1联队("杜鲁门"号)、第3联队("艾森豪威尔"号)和第8联队("福特"号),剩下5个联队都处于岸上休整或者训练状态,其中4个联队已配属母舰,只有第9联队空缺。要从中抽调出一整个联队的全套人马空运到关岛部署,飞的还不是自己联队的飞机,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好比让整个法拉利车队飞到一个非比赛地去帮麦克拉伦车队比一场F1)。更不要说这样会严重影响其它航母的后续部署,而且在"罗斯福"号能够重新出海前,舰上的飞机是无法起飞进行任何训练的。

单是偌大一艘航母进行彻底消毒,完全清除新冠病毒的威胁就难以做到,除非全员下舰封闭一段时间。而这对反应堆持续运转,并且搭载着众多精密战机和武器的核动力航母来说复杂程度无异于入坞大修。所以"罗斯福"号今年基本上已经没戏唱了,后续如何处理非常棘手且没有任何先例。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时代》杂志网站转载关岛当地媒体4月3日拍摄的照片,"罗斯福"号停靠在阿普拉海军基地的基洛码头,美国超级航母去关岛都停在这里。

“杜鲁门"号的行踪

现在网上各种消息满天飞,今天还看到有自媒体说"美国已赶紧将正在波斯湾部署的"杜鲁门"号航母打击群派往亚太,急於填补在南海暂时出现的"航母真空",防止力量均势向中国倾斜。"

我觉得不可信吧,"杜鲁门"号隶属大西洋舰队,母港在诺福克。如果派往太平洋执勤,它是准备环球一圈回诺福克呢还是换个新母港呢?这航母母港可不是说换就换的,得规划准备多年,牵扯到两洋舰队的兵力构成、后勤补给、基建、人事、家属等等各方面,对全部11艘航母的运作循环周期影响极大。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上图是2012年1月9日,"里根"号把母港临时从加州圣迭戈迁往华盛顿州基察普海军基地,以在普吉特湾海军造船厂展开为期14个月的DPIA计划入坞增量维修。为了节省搬家舰员的费用,母舰携带了大量舰员的私人汽车,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渡轮(以前其它航母也发生过数次)。这还只是西海岸同一舰队内部的母港临时调动,就已经如此兴师动众。

此前"林肯"号在完成历时4年的RCOH换料复合大修和第一次战斗部署后刚刚绕地球大半圈把母港从诺福克迁回圣迭戈,海军不可能在第二年紧接着再换一艘航母的母港了。

和朋友聊到这个,认为是自媒体乱写,然后在网上查到连《大公报》这样的正规媒体上也是这么写的,新闻来源是《外交政策》网站,看来是误读了。为了确认一下,专门去美国海军学院官网上查了一下目前美国海军前沿部署航母的位置: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网站上说,4月6日"杜鲁门"号航母打击群位于西地中海(西班牙东南)正返回本土,受新冠疫情影响沿途不会停靠任何港口。2天后的今天,它应该已经穿越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大西洋了。

在新冠病毒与航母 - 兼谈航母的维修流程(细说航母2)一文中曾经介绍,自2015年起"尼米兹"级逐步转为执行36个月的循环周期,1年半内可部署8个月(占一个循环总时间的22%),也就是三年内部署2次。"杜鲁门"号因为排在前面的"艾森豪威尔"号维修工期超时3倍,不得不压缩自己的维修和训练时间,本次部署是两年内的第2次,打破了正常的运作规律。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杜鲁门"号原本应于去年8月底开始部署,但因为部署前训练中遭遇大面积电气故障必须返厂维修,拖延到11月底才出航,到现在刚刚部署了4个月。按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锡上将在3月13日记者招待会上的说法,2个航母打击群将在该地区无限期停留,以应对伊朗局势。从部署时间上看"杜鲁门"号至少还能在中东待3个月,"艾森豪威尔"号则为5个半月。"杜鲁门"号在这个时间点上忽然掉头回家显得非同寻常。

把时间回放4格,看一下2舰在中东地区的部署情况。

3月9日,"艾森豪威尔"号穿越苏伊士运河,"杜鲁门"号在阿曼湾口: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3月16日,"艾森豪威尔"号在阿曼正南方,"杜鲁门"号在巴基斯坦正南方,距离约1300公里: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3月21日,2个航母打击群曾经合兵一处,其目的按海军官方说法就是photo exercise - 摆拍。平时看到双航母、三航母编队威风凛凛的样子基本上都是摆拍用于宣传,实际运作时航母打击群之间必须拉开相当距离以免相互干扰。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艾克"在前,"杜鲁门"在后,两大二战巨头聚首中东,摄自"诺曼底"号巡洋舰

3月23日,"艾森豪威尔"号在阿曼东南方,"杜鲁门"号在东北方约500公里: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3月30日,"艾森豪威尔"号在阿曼正东,"杜鲁门"号和它互换了位置,距离约300公里: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再下一次公布舰位就是上面4月6日那张,"杜鲁门"号已经位于西班牙东南方。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看到这个位置我真的吃了一惊,假设3月30日"杜鲁门"号就启程返航,中途已确认没有停靠任何港口,粗略量一下在7天时间里它航行了7400公里,见下图: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这期间还要穿越苏伊士运河,最快最快也需要16小时(具体过运河的流程后文详细介绍)。按7天168小时扣除16小时计算,平均航速为:7400公里÷152小时÷1.852公里/海里=26.3节。这还是直线匀速航行的理想状态,沿途的曼德海峡、苏伊士湾和突尼斯海峡都是商业航运极为繁忙的狭窄水道,庞大的航母保持这样的高速非常危险,必须减速慢行,所以实际大部分航段的速度还会更高。

看到这肯定有人会说"尼米兹"级最大航速超过30节,核动力可以让它长时间维持这个速度,有什么好吃惊的?实际上航母只有在飞机起降作业或者战时紧急占领/撤出阵位时才会开出30节的速度,持续时间不过几个小时,正常的航渡巡航速度不超过20节。

下表来自美国政府问责局(GAO)1998年公布的《常规航母和核动力航母费效比报告》,比较了20节/24节/28节三种航速下航母战斗群航渡期间的油料总消耗量: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核动力航母战斗群从诺福克经苏伊士运河到波斯湾进行部署,以28节航行需12.8天,20节则需17.9天。在和平时期这多出来的5.1天对前沿部署并没有太大影响,美国航母战斗群在前往中东或返回本土的途中都会和沿途各盟国举行联合演习并顺路访问一些港口,航渡时间通常在一个月左右。

即使是战时,航母战斗群的航渡速度也不会很快。下表是海湾战争期间6艘参战航母的航渡距离、时间和平均航速,计算方法和我前面用的相同,都扣除了访问港口和通过苏伊士运河所耽误的天数再除以24(小时):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东海岸到红海段最快的是"萨拉托加"号,平均速度为17.5节;过了苏伊士运河后红海到波斯湾段最快的是"美国"号和"罗斯福"号的21.1节,其它各舰都为11-14节。

报告中还列举了几个数字:

·1993年10月7日,在波斯湾的"林肯"号被紧急调往索马里沿海支援联合国维和行动,4天航行了1800海里,平均速度19节。

·10月27日,位于亚得里亚海的"美国"号前往索马里接替"林肯"号,到苏伊士运河段1040海里航行了2天,平均速度22节,过苏伊士运河花费1天,红海到索马里段2400海里航行了5天,平均速度20节。

·1994年10月7日,为应对伊拉克可能对科威特的再次入侵,"华盛顿"号从亚得里亚海紧急开赴海湾。因为事态严重,进入红海后"华盛顿"号抛下整个战斗群,只携带1艘护航舰先赴波斯湾,扣除等候通过苏伊士运河的时间全程平均航速达到25.6节,这差不多是越战后美国航母航渡速度的最高记录。

·1998年1月23日,"独立"号从日本出发前往海湾接替"尼米兹"号,全程平均航速24节,是常规动力航母的最高持续航渡速度记录,期间有70%的时间航速超过27节,最长的三段分别持续了42小时、31小时和27小时。

·核动力航母没有油耗的顾虑,但是还得考虑编队中常规动力护航舰只的续航力和自持力。下表的常规动力航母战斗群中拥有2艘"提康德罗加"级、2艘"斯普鲁恩斯"级和2艘"伯克"级,前两者舰型和动力系统相同。去除其中航母的油耗,可以计算出护航舰只在不同航速下的油耗差别,这个比例也基本适用于现在核动力航母打击群的护航舰只(还是提康和伯克)。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虽然看起来只有8节的差距,以28节航速从诺福克到东地中海,护航舰只的油耗要比20节航速时增加26%,从诺福克到波斯湾要增加32%,相应的补给次数也得增加,海上补给时战斗群的航速将下降到14节,这又会增长航渡时间。所以航母编队只有在战况紧急或者爆发危机等极少数特殊情况下才会采用28节的高速航渡。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2004年8月25日,在太平洋上全速前进的"斯坦尼斯"号

再对比一下"艾森豪威尔"号这次来中东时的航迹,2月29日过直布罗陀海峡,3月13日驶出曼德海峡,扣除和"戴高乐"号演习的一天时间,6000公里航行了12天,期间进行了一次干货补给,平均航速也只有11.9节。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如果说"艾森豪威尔"号来时是闲庭信步,那"杜鲁门"号回去可算是归心似箭了。而且我还很怀疑它是不是在"裸奔"。"杜鲁门"号的第8航母打击群下辖"诺曼底"号巡洋舰和3艘"伯克"级驱逐舰。即使在离开阿拉伯海前加满油,如果中途不进行燃料补给的话,"伯克"级26节时续航距离只有3500海里(6482公里),自持力6天,只够开到西西里岛;22节时续航距离4000海里(7408公里),自持力8天,刚刚能达到"杜鲁门"号4月6日的位置。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 美国常规动力航母、"提康德罗加"级、"斯普鲁恩斯"级和"伯克"级不同航速下的续航力对比

因此对3艘"伯克"级来说,除非在东地中海再次加油(耗时数小时)后不计代价地飙到30节极速全力追赶母舰,否则无论是以26节的速度跟上"杜鲁门"号(则开不到西班牙)还是以22节开满7400公里距离(则跟不上航母),都难以实现全程护航。"诺曼底"号的续航力比"伯克"级强一些,但实际上按美国海军规定,战舰在余油不足30%前就必须进行海上补给,所以也会碰到差不多的问题。"杜鲁门"号以这样的速度返航,要么由驻欧海军(比如西班牙罗塔基地的4艘"伯克"级)提供接力护航,要么真有可能干脆单舰先行了。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 "杜鲁门"号打击群的"拉森"号驱逐舰在接受罗伯特·佩利号干货弹药船(T-AKE-5) 的垂直补给

上面提到"华盛顿"号的平均航渡速度25.6节可能是个记录,那么"杜鲁门"号这次的平均26节+很可能创造了一个新记录。到底遇到什么情况,需要这样夺路狂奔呢?目前不得而知,美国海军在"杜鲁门"号离开中东后就没有再发布过它的详细信息,只是例行公布了它的位置和正在返回诺福克的简讯。

杜鲁门"号出航已经4个多月,去年12月中就已进入阿拉伯海执勤,在海上感染了新冠病毒?可能性似乎并不高。国内疫情危机又为什么要一艘前沿部署刚完成一半时间的航母紧急回国,甚至可能抛下护航舰只呢?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 "杜鲁门"号的官方脸书上仍在照常每日一更,发布一些舰员日常工作生活的照片,上面这张是通过苏伊士运河时航海部门水兵进行航道测量的场景

在当前整个美国海军指挥体系剧烈动荡,4艘前沿部署航母(含"里根"号)只剩2艘,兵力捉襟见肘的特殊情况下,"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实在是显得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答案可能得等它返回诺福克之后才知道,到时或许又会创下一个从中东返回本土的最快记录。

如何通过苏伊士运河

借这个机会说一说苏伊士运河。因为苏伊士运河全程没有水位落差,也就没有巴拿马运河那样的船闸,航道宽度达到300米左右,所以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它是不分昼夜双向通航的。但实际上船过苏伊士运河不是随到随走的自由行,而是踩着严格时间节点的导游带团。通过舰船必须强制接受埃方引航,编队通行。期间须升起埃及国旗,在船艏安装苏伊士运河灯,驾驶室两侧安装桥舷投光灯,在尾灯上方设置一盏专用红色尾灯,并用船上吊车吊上两条带缆艇备用。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苏伊士运河全长193.3公里,包括北侧入港引航航道22公里、主运河162.3公里和南侧入港引航航道9公里,期间穿过大苦湖和小苦湖等4个天然湖泊,航道水深23-24米,宽度215(北侧)-195(南侧)米,通航吃水限深20米、限宽78米、限高68米,这个尺度几乎就是比照美国超级航母制定的。在运河内满载油轮限速12公里/时,其余舰船为14公里/时。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苏伊士运河全景伪色卫星地图,摄于2015年前

在2015年8月之前,因为航道宽度不足,过往船只需组成编队在引水船的护航下分段单向通过,类似过去单线铁路的行驶方式。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2014年10月,北行编队在大苦湖候船区等待南行编队通过

2015年8月6日,历时一年、耗资82亿美元的新苏伊士运河开通。它并不是一条全新的运河,而是在老运河的中段平行开凿了35公里的新河段,加上37公里旧有航段的拓宽和加深(主要位于大苦湖),使全程37%的航段可以双向行驶,等于是修了条复线。通过时间从18小时缩短到11小时,日通过船只数量从49艘提高到97艘,效率翻倍。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在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官网上有一段非常形象的动画演示,说明苏伊士运河通航的程序。每天南北向各组成2个编队,分别是"先头群"和"护航群"。按规定,所有船只必须在前一晚23点之前抵达指定锚地加入编队。

午夜0点,南先头群从苏伊士港、北先头群从塞得港进入运河(下图左侧为北,右侧为南,船只航速和相对位置不按真实时间比例):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南北两支先头群编队分别约在4点半和8点进入大苦湖,停泊在东、西两个锚泊区抛锚等候: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凌晨3点半,埃及港口引水员登上护航群船只,引导它们抵达报告线后的指定灯浮位置。20分钟后第二名运河引水员登船接班,运河电工和带缆工也登船作业。

4点整,北护航群从塞得港出发。4:30,南护航群从苏伊士港出发: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因为出发时间和航速经过科学计算,这两个编队可以做到全程双向通行,互不干扰,有点类似于走华容道的游戏: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中午11:30,南护航群的第一艘船和北护航群的最后一艘船在第51公里处交汇。同一时间,北护航群的第一艘船和南护航群的最后一艘船在大苦湖内的第122公里处交汇: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南北护航群通过后,等候在大苦湖锚泊区的先头群再拔锚启航,殿后通过。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先头群通常编入航速较慢的巨型油轮,利用大苦湖作为中途避让点,正好错开航道的占用时间,提高通过效率: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从4:00开始算全程航行时间约11小时,南护航群最早出发的船只可以在15:00左右驶入地中海: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穿过苏伊士运河固然可以节省大量的航程、时间和运费,但是过运河本身的收费是非常昂贵的,无论是航母还是油轮没有例外。苏伊士运河的过河费按吨位分级,而且这个吨位的计量不是船舶的排水量。大型商船在下水时就分别确定了一个巴拿马运河吨位和苏伊士运河吨位,是两个运河管理当局根据各自的规范核定丈量的吨位,其净吨位比《国际吨位丈量公约》规定的标准数值大,以获取更高的经济利益。每艘船通过时都必须向运河当局交验《运河吨位证书》,以此作为计价基础。

世界上12%的贸易量通过这个咽喉运输,2019年苏伊士运河的全年收入为58亿美元,日均通过量为50艘,单向通行一次平均收费高达30万美元。当年8月2日创造了单日通行81艘的纪录,也远未达到它97艘的设计上限。如果不赶时间,很多船东宁可绕行好望角,多花约一个星期的时间可以节省20多万美元。

军舰通过须提前30天报告埃及外交部、国防部以及苏伊士港口和灯标管理局,当然以美国和埃及的盟国关系,紧急情况或许可以破例特批。但是从头一天23:00编队到15:00驶出这16个小时的通过时间是不能再压缩了,埃方唯一能做的或许是预留好护航群最靠前的位置,让航母打击群到达后直接开始编队。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 2010年12月1日,"杜鲁门"号通过苏伊士运河前往地中海,头顶是净空70米的"友谊大桥",部分"尼米兹"级的桅杆高达73米,须降低主桅才能通过

航母通过时还需要进行特殊准备。因为运河两侧都是沙漠,距离航母仅仅一两百米的距离,风沙对舰载机的影响非常大,如果遇到恶劣天气会尽可能把飞机移入机库。留在飞行甲板上的飞机需加盖篷布,并用封带把各种口盖、缝隙封住,这通常要花费舰员整整一天时间准备。通过时海军陆战队员会全副武装在甲板四周警戒,运河当局会排拖轮跟随在每一艘大型战舰后方监控航道安全。

美国“杜鲁门”号再“临阵脱逃”行为相当反常甚至有点诡异

> 2005年9月27日,"罗斯福"号在浓雾中穿越苏伊士运河,甲板上的飞机都做了遮盖处理

写到这里听到最新消息,在布雷默顿休整的"尼米兹"号上也有水兵确诊了,航母杀手或许真的就是这体积微小的新冠病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