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性好男儿铸就中国精锐特种部队——天狼突击队

天狼突击队作为中国西北地区首屈一指的反恐特战分队,隶属西部战区。这个特种大队的前身具有光荣而悠久的历史——由名将彭雪枫在抗日战争中创建,走出过百余位将军和数以千计的共和国英模。外界一般称其为“雪枫旅”。新世纪以来,随着国内外形势的变化和军队职能使命的拓展,反恐成为解放军的一项重要使命。2000年,“雪枫团”以特种作战连8连为依托,成立了团队历史上的第一支反恐特战分队。 如今8连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天狼突击队”。他们敢飞檐走壁,敢入刀山火海,他们就是中国特种兵。“天狼突击队”的名称来自“西北狼”,在西北这个中国重要的战略方向上,它承担着独一无二的重任。“雪枫团”政委王龙宏说,“无论使用的武器如何先进,无论担负的任务如何变化,也无论面对的对手有多强大,忠诚、忍耐和血性永远是中国反恐特战队的精神标记。”

血性好男儿铸就中国精锐特种部队——天狼突击队

从特种作战连到反恐特战精锐,“天狼突击队”走过的道路,正是今日解放军特种部队飞速变化的一个缩影。 “并不是每名战士都能成为合格的特种兵。”“天狼突击队”指挥官、8连连长王庆新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揭开了特种兵训练生活的种种迷雾。

个头1.75米的王庆新在“天狼突击队”里并不起眼,显得矮小而精干。对于一个平均身高在1.80米的连队来说,要寻找几个“帅哥”、“酷兵”出来并非难事。

由于特殊的身体、心理素质要求,在征兵时,特种兵的淘汰率仅次于各兵种中最高的空军招飞。

“在有些地方,经常会出现无法招满的情况。”特种大队部队长王炳军说,即使入伍到了特种部队,由于无法适应严酷的训练,一些战士会被调整到其他岗位。 根据王庆新的描述,可以粗略勾画出一个特种兵的标准形象:这是一位有着良好的身体素质、灵敏的反应速度、钢铁般的意志和出色技战术水平的战士。

一如“天狼突击队”营区里的四句话标语:“无所畏惧,无比忠诚,无坚不摧,无往不胜”。

从外表来看,特战队员都是标准的倒三角体形和棱角分明的面庞。特战队员的体重一般都保持在75公斤左右,全身脂肪很少,都是线条分明的肌肉。

“有一种说法是,特种兵是‘特殊材料锻造的’,问题的关键是特在什么地方。”兰州军区某集团军副参谋长李富华长期指导特种兵培养。他认为,传统观念认为,特种兵特在身心素质的过硬,特在对残酷环境的适应上,“现在则更加强调智能、技能、体能合一,更加强调运用信息化装备手段的能力和素养。”

血性好男儿铸就中国精锐特种部队——天狼突击队

在“天狼突击队”,特战队员全部是高中以上文化,30%以上达到了大专文化程度。85%的官兵掌握计算机技术、军事英语、反恐手语等内容。在此次中巴反恐联合训练中,中方队员能熟练运用多种信息化反恐特战装备、指挥侦察装备,已成为训练场上的新亮点。 所有特战队员都能熟练掌握6种以上轻武器,全部会跳伞、机降、攀登、游泳、驾驶、格斗。

依靠高素质兵员,“天狼突击队”先后攻克30多个反恐训练难题,连续进行超强度、大难度、高危险性实战训练。

特种大队每年评选一次“天狼猛士”,八连官兵当选的人数最多。“钢铁虎教头”赵世虎是全大队的格斗搏击教练;人称“蜘蛛侠”的陈少鹏是全大队应用攀登课目纪录保持者。战士崔新成是连队年龄最小、兵龄最短的战士,加入反恐突击队仅仅半年,先后掌握了特种射击、快速滑绳下等12种特战本领,能熟练操作5种高新侦察装备,荣立三等功。

在75年的漫漫征程中,第21集团军某特战旅八连先后参加过上百次战役战斗,经受了战火硝烟的洗礼,向来以敢当尖刀、善打硬仗著称,在战场上屡建奇功,曾荣立集体一等功2次、二等功9次、三等功13次。

班长罗存林与连队4名战士一道,参加旅里的“天狼集训”,由于训练太苦太累太危险,不少人选择了离开。最后,参加集训的140名学员只剩下20人。“宁死也不能退出!”尽管每一秒都是煎熬,但八连5名战士始终咬牙坚持:参加国际比赛的队员在身体多处受伤的情况都坚持下来了,他们一直坚持到最后,全部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2013年初夏,班长戴强与6名战友组成的特战小分队,与友邻单位在野外进行一场代号为“猎人”的实兵对抗演练。为弄清蓝方部署,晚上戴强率领队员悄悄进行渗透侦察。由于担心陆战靴踩在地上发出的声音暴露行踪,他命令大家把陆战靴脱掉。于是,队员们穿着袜子踩着乱石,忍着剧烈的疼痛,神不知鬼不觉地渗透到蓝方阵地,把蓝方部署弄得一清二楚。回到驻地,大家双脚鲜血淋漓,但对抗时大获全胜。事后,蓝方知道他们光脚渗透侦察的事情后,不由得竖起大拇指:我们不服你们打了胜仗,但服你们为了胜利敢于拼命这股劲儿!

凭着这股劲儿,八连在国际维和和比武竞赛中16次创破世界级军事项目纪录,在全军、军区和集团军比武竞赛中获得58块金、银、铜牌,并打破21项专业纪录。

血性是制胜的利刃。凭着这股劲儿,战争年代英勇善战的八连,一定能战胜强军路上一个又一个“拦路虎”,成为能打胜仗的强军先锋 。

血性好男儿铸就中国精锐特种部队——天狼突击队

第21集团军某旅特战八连是不怕死的“天狼突击队”。他们,每年有63天“魔鬼”训练,每天只发一个馒头、一瓶水、一包榨菜,饿了吃蝎子蜥蜴,渴了喝露水蛇血。2013年7月,八连在无空中指挥、无地面引导、无气象保障条件下,在海拔4300米青藏高原完成全军首次高原实跳。他们的口号是:不怕死,不畏战! 练就一名合格的特战队员没有捷径可言,只能靠长时间地反复锻炼。腰力、臂力、爆发力,一项项艰难累加,直到“炼”成钢筋铁骨。

单从体能训练来说,一位特战队员的日常“食谱”是这样的:每天跑一个5公里,一周跑两次10公里武装越野。每天睡觉前是“6个100”---100个仰卧起坐、100下推举杠铃、100个俯卧撑、100次握力掌、100个深蹲、100次压腿。

这些训练内容看似简单,但长期不懈地坚持下来,练就了特战队员超乎一般军人的能力。除了体能和射击,特战队员还要学习各种特种作战战术和技能,包括楼房突入、街道反恐、自由搏击、多能攀登、快速绳降等等。

2010年7月3日下午,在“雪枫团”的攀登楼前,特战队员展示了快速攀登和应急下滑的拿手绝技---徒手从平地攀上4层楼高的垂直崎岖岩面,用时不到20秒;从4层楼上通过绳降快速下滑到地面,则是不到一秒钟的眨眼工夫。

血性好男儿铸就中国精锐特种部队——天狼突击队

委内瑞拉的“猎人学校”乃是当今世界最为著名的特种兵训练基地。它始建于20世纪80年代初,初衷是提高委内瑞拉陆海空侦察分队的训练水平。

由于“猎人学校”训练强度大、水准高,各国纷纷选派特种兵前往进行强化训练。“猎人学校”以其艰苦、甚至残酷的“魔鬼训练”闻名遐迩,淘汰率高达50%至80%。其校训是“这里造就的最具战斗力、最凶猛、最有头脑的战士”。

“天狼突击队”与“猎人学校”有一段不解之缘。

2001年,特种大队军官黄和平奉命赴“猎人学校”训练。

他在抓绳塔攀越课目时,曾因体力透支从12米高的塔顶摔了下来,昏迷4小时。但被医护人员抢救清醒后,他回到训练场,最终通过“魔鬼训练”。

到这一期学员毕业时,参训的68名各国学员仅剩下22人。学校荣誉墙上原有的11面参训国国旗,这时也只剩下中国、美国和委内瑞拉三个国家的国旗。

在毕业典礼上,“猎人学校”的校长亲自为黄和平佩戴“最具有献身精神突击队员楷模”荣誉奖章,其头像被永久镌刻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荣誉墙上,为中国军人赢得了荣誉。

黄和平回国后即担任“天狼突击队”指挥官。他在训练中引入“魔鬼训练”的方法手段,先后培养出一批“超级小猎人”。

血性好男儿铸就中国精锐特种部队——天狼突击队

从目前公开的资料可以看到,“天狼突击队”既有95式5.8毫米自动步枪、88式5.8毫米狙击步枪、120毫米反坦克火箭炮这样在2009年国庆阅兵中出现过的常规武器,也有05式5.8毫米微型冲锋枪和06式5.8毫米微声手枪等新式装备。

微声冲锋枪发射时,枪口侧面2米处的噪声峰值刚刚超过100分贝。站在旁边,几乎只能听到枪机撞击其他零件的声音。微声武器普遍装备在世界先进国家的特战部队中,能够为特种作战、无声歼敌提供方便,从而弥补手枪及自动步枪存在的不足。队员的武器上经常会装配昼夜电视枪用标准镜、步枪战术导轨系统、二合一瞄具等辅助器材,头盔上有微光观察镜、夜视仪,并携带手持热像仪、微光望远镜、数字侦察仪等侦察工具。另外一些特种装备还包括抛绳器、复合探雷器、便携式激光炫目器等等。在一些公开电视电影画面中还可以看到,突击队还装备有展翼不到1米宽的无人飞行器,可承载两人的动力三角翼,国产猛士军车、猛士侦察车。甚至降落伞就有几个型号。携带这些先进装备的是许多与《士兵突击》中“许三多”有几分神似的特种兵。

血性好男儿铸就中国精锐特种部队——天狼突击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