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说真话的他被赶出白宫!美国标榜的“言论自由”呢?

作者:石江月

亚历山大·文德曼(Alexander Vindman),虽然军衔只是美国陆军中校,但是他的职务显然比较特殊。

就因说真话,他刚刚被赶出白宫!美国标榜的“言论自由”呢?

文德曼之前担任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助理,作为一位乌克兰裔的美国人,他也是一位美国军方的欧洲问题专家。所以,他担任着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首席乌克兰事务专家的职务。

但是,一切的转折点在于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

一、说真话付出代价

去年,有美国媒体披露一个爆炸性消息——在当年7月的一次电话中,美国总统特朗普向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提出了不恰当的要求,这显然违反了美国法律对一名政府工作人员的要求,不论这个人是否担任总统这样的最高职务。

就因说真话,他刚刚被赶出白宫!美国标榜的“言论自由”呢?

这通电话是民主党人弹劾调查的核心。

在去年11月众议院的弹劾调查听证期间,文德曼站出来作证说,特朗普在当年7月的一次电话中向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提出了不恰当的要求。文德曼对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说,特朗普在电话中要求泽连斯基调查他的政治对手、美国副总统拜登,这让他简直不敢相信。

如今,文德曼为这次作证付出了代价。

就因说真话,他刚刚被赶出白宫!美国标榜的“言论自由”呢?

文德曼的律师戴维·普莱斯曼说,特朗普政府于当地时间2月7日免去了文德曼的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首席乌克兰事务专家的职务。

戴维·普莱斯曼在声明中说,文德曼被“赶出”了白宫,而这一切的原因就是他说出了真相。

颇为讽刺的是,文德曼之所以勇于站出来公开在众议院作证,就因为他坚信自己是一位“爱国者”。他认为美国有言论自由,而且自己的行为是出于爱国。文德曼的父亲曾担心他跟总统作对会遭到报复,但是他安慰父亲说:“别担心,我说的是真话,不会有问题的。”

就因说真话,他刚刚被赶出白宫!美国标榜的“言论自由”呢?

然而,白宫还是无情地把他赶了出去。而且,最令美国舆论界和政治圈无法接受的是,文德曼的孪生兄弟叶夫根尼·文德曼也同时被“赶出”白宫大院。叶夫根尼·文德曼也是陆军中校,在白宫国安会担任律师。

二、这还是美国吗?

这种因为在国会作证,说出与现任总统不一致的真相,却遭到报复甚至是“株连九族”的做法,令美国舆论界一片哗然。这还是美国吗?

在被免去白宫职务后,文德曼兄弟将何去何从?对这个问题,美国方面支支吾吾。一名美国陆军发言人2月7日说,文德曼兄弟已在陆军被重新分配了岗位。但是这位发言拒绝披露更多信息,理由是“为了尊重他们的隐私”。

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众议员艾略特·恩格尔毫不客气地批评白宫的做法,称赶走亚历山大·文德曼是“非常可耻”的行为。

就因说真话,他刚刚被赶出白宫!美国标榜的“言论自由”呢?

恩格尔发表书面声明说:“总统相信唯一重要的忠诚是对他个人的忠诚。”

刚刚赢得参议院弹劾案的特朗普显得志得意满,2月7日有美国媒体问到特朗普是否会把文德曼赶出国安会时,他就曾表示:“我对他不满意。”

特朗普说:“你们觉得我应该对他满意?......他们会做出那项决定的。”

就因说真话,他刚刚被赶出白宫!美国标榜的“言论自由”呢?

一名熟悉情况的美国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说,文德曼可能会被调入美国国防部,当然他获得的很可能是一份非常不重要的职位。文德曼是出生在乌克兰的美国公民,在伊拉克参过战并得过紫星勋章(Purple Heart)。

另据彭博社报道,另一位在众议院弹劾调查期间作证的白宫高级助理珍妮弗·威廉姆斯,也于本星期被逐出白宫,很有可能被“贬到”美军中央司令部任职。

文德曼和威廉姆斯坚称自己是“爱国者”,但是特朗普则形容,文德曼和威廉姆斯属于“永远不接受特朗普的人”。

就因说真话,他刚刚被赶出白宫!美国标榜的“言论自由”呢?

人们很难忘记的一个特殊场景,是11月19日当走进众议院作证时,身为陆军中校的文德曼身着全套军服,佩戴紫心勋章,在美国众议院情报常设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的弹劾听证会上作证。

即使文德曼的证词很可能令他自毁前程,他仍相信有义务站出来表达对此事的担忧。文德曼的证词特殊之处在于,这是他的爱国表现引来的反应。当时众议院的指控特朗普,试图损害美国国家利益,为自己在政治上谋利。

三、白宫里的“吹哨人”

讽刺之处还在于,文德曼出生于乌克兰,父母皆为犹太人,年仅3岁时便和父亲及兄弟一起移居美国。他经常不掩饰自己对当年苏联的厌恶,对作为一个美国人的自豪。因此,从政治立场来说,他是一个共和党支持者。

就因说真话,他刚刚被赶出白宫!美国标榜的“言论自由”呢?

考虑到共和党一贯颂扬爱国精神与阵前之勇,文德曼认为自己作为典型的共和党支持者,应该更加“爱国”。他体内仍有在伊拉克作战时留下的炸弹碎片。然而,藉质疑他是否忠诚,侮辱他的也正是共和党人。

在作证期间,共和党却影射他可能对乌克兰保有特殊情感。委员会中资深共和党众议员努尼斯(Devin Nunes)竟未以军衔称呼,文德曼甚至必须纠正他。他还被美国福克斯新闻电视台质疑其诚信,甚至称他有可能是“双面间谍”。

文德曼今年44岁, 3岁时跟随家人搬到美国后,在纽约的布鲁克林区长大。文德曼在纽约州的宾汉顿大学毕业后便加入美军,他在参与伊拉克战争期间,遭到路边炸弹所伤,获颁紫心勋章,并于2015年升为中校。

就因说真话,他刚刚被赶出白宫!美国标榜的“言论自由”呢?

文德曼在2018年转为外交职业、成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员,主管欧洲事务。由于精通乌克兰语,文德曼今年也代表美国出席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就职典礼。

文德曼一直坚持,乌克兰政府领导人若想与美国总统会面,或者得到美国的援助,就必须调查美国公民这并不恰当。而且,调查拜登父子在乌克兰的行为也与国家安全无关,国家安全委员会不应介入此事。

很多人把文德曼称为是“乌克兰门”的吹哨者,但他予以否认,并称也不知道谁是“吹哨者”。

就因说真话,他刚刚被赶出白宫!美国标榜的“言论自由”呢?

事实上,2019年9月18日,《华盛顿邮报》首先揭露,美国情报人员透过体制内的“揭密者控告”(whistleblower complaint),指控特朗普与“某外国领导人”通电话时,做出极不恰当的“承诺”。

随后,《华盛顿邮报》与《纽约时报》深入挖掘,锁定2019年7月25日特朗普与乌克兰新当选总统泽连斯基的通话,特朗普疑似拿高达3.9亿美元的军事与其他援助要挟泽连斯基,调查前副总统拜登的次子亨特在乌克兰的利益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