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国三百年的满清竟将愚昧传染给两大强国,使它们先后被美国碾压

鸦片战争后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这其中重要因素就是西方列强拥有火药武器的绝对优势。但纵观火药兵器的发展,最先发明火药的中国即使到了明朝,在热兵器水平上依旧能做到至少不亚于同期欧洲。然而满清入关后却彻底固步自封忽略了火药兵器发展,以至于直到十九世纪中期,清军的火器都没啥进步,所以从大沽口到八里桥的战斗中,清军几乎都被英法联军碾压,有人认为满清误国三百年。

误国三百年的满清竟将愚昧传染给两大强国,使它们先后被美国碾压

满清入关后一直因固步自封而在火器发展上落后,最终惨败给列强

然而,这种固步自封轻视新武器技术进步的,绝非只有愚昧的满清。旧日本帝国在后来也从昔日手下败将那里学到了对方的弱点。二战后日本总结战争失败因素时提到关键一点就是日本的雷达技术落后美国2-3年。然而日本很早就在电子方面的研究取得惊人成就。1925年,任职日本东北大学的八木秀次首次注意到磁控管和引向天线之间的关系:前者可以产生大功率微波辐射,后者可以让电磁波在特定方向上发射或接收,而这是现代雷达工作原理的奠基理论基础。八木秀次很快和宇田太郎联手研发了八木天线,这个装置由有源振子、无源反射器和若干无源引向器平行排列的端射式天线。八木天线方向性好,而且远距离通信效果明显,如果配合角度方位旋转机构,通讯联络性远超过直立天线。非但如此,磁控管作为超短波搜索/火控雷达不可或缺的基础设备,日本在1939年前后就研发成功,甚至比公认的雷达鼻祖英国还早!

误国三百年的满清竟将愚昧传染给两大强国,使它们先后被美国碾压

八木天线的理论直到今天都影响电子设备的设计

然而,八木天线和磁控管却面临墙内开花墙外香的结果。尽管有学者认为该技术可用于防空和对海搜索,然而日军高层却一味强调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这种昂贵且前途未卜的设备不可避免地面临不可靠问题(这是所有新技术初期的共性),所以有限资源要用于进攻性武器和成熟设备。八木等人的研究被英国注意到,并以此原理研发了最初的军用防空雷达,以此支撑了不列颠空战的胜利,美军雷达也在英国的协助下取得巨大进步。日本的雷达技术却由于预算薄弱而进步缓慢,直到中途岛海战前夕日本才有少数战列舰配备防空雷达,这也是此战日军惨败的关键因素之一。可笑的是,日军占领新加坡后缴获英国雷达后看到其手册上提到八木的名字时还一头雾水,还是在俘虏供述后才恍然大悟。日本雷达的滞后,其资源匮乏也是关键,电子管等材料需要大量高纯度稀有金属,这正是日本高度缺乏的。反观资源丰富的美国和英联邦,此类资源的质量和数量都超过日本几十倍!

误国三百年的满清竟将愚昧传染给两大强国,使它们先后被美国碾压

华盛顿号战列舰靠雷达搜索和辅助射击,最终击沉日军雾岛号战列舰

后来的所罗门海战中,由于美军雷达存在诸多不完善之处,而日军瞭望员和光学观测设备十分出色,所以日军多次获得战术胜利。表面上的成功更让不少狂妄且无知的日军将领认为雷达华而不实,某些清醒者提出美军依靠雷达侦测到日军舰队并提前射击,使夜战不再是日本一家独大,古鹰号巡洋舰和雾岛号战列舰因此被击沉,但他们的意见根本不被重视。尽管当时的雷达单独指挥火炮射击时的确存在诸多问题,离不开光学测距仪的协助,但其搜索和侦查能力却无可取代。在日美两国大规模航母决战的马里亚纳海战中,美军依靠雷达-舰艇指挥中心和战斗机三位一体防御体系,让来袭的日军机群成为被猎杀的火鸡,而自身损失轻微。经此一战,日本海军航空兵大伤元气。

误国三百年的满清竟将愚昧传染给两大强国,使它们先后被美国碾压

日军防空驱逐舰配备的两种雷达,但其水平已和美国雷达差距明显

日本绝非唯一的“满清传人”,前苏联/俄罗斯也是一个经典代表。如今,和美国五代机分庭抗礼的角色是中国的歼20,俄罗斯的苏57却由于隐形能力极差的问题一直被各界质疑。难免有人因此认为前苏联开始就不重视战机隐形技术发展,但战机隐形技术的研究成果之父就是前苏联学者乌菲莫切夫。此人在敖德萨国立大学专攻理论物理,毕业后进入莫斯科中央无线电理论科学研究所工作,这是极高保密度的国防科学机构。1962年,乌菲莫切夫在苏联无线电出版社出版了《绕射物理理论的边缘波》一书,这本在苏联发行量不足七千的书现在是无线电工程学者必备的工具,但当时并未得到苏联高层的过多重视,反倒是美国空军发现并重视了这本书,并很快通过特殊渠道搞到,将其翻译成英文。美国学者认为乌菲莫切夫的著作不但对当时两国电子技术的对比有深刻启发,而且完整体系化阐述了电子战概念和其未来发展方向。严格意义上说,此时的欧美在此领域理解存在相当的差距。美军在乌菲莫切夫的著作中不断寻找关键性问题,并围绕这些问题展开了激烈辩论和反复试验测试。

误国三百年的满清竟将愚昧传染给两大强国,使它们先后被美国碾压

少见的F117、B2和F22三种隐形军用机同框的照片

乌菲莫切夫的理论重点是强调物体反射的电磁波强度和物体尺寸大小并无关联,如果物体本身的布局能够做到对边缘波的优化,就可以让探测雷达无法产生足够强度的回波,今天各种隐形机都是以最大程度优化结构减少自身反射点为根本性隐形手段。而美国空军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要让己方战机在对方雷达无法发现的前提下顺利深入他国境内发动攻击,乌菲莫切夫的理论几乎完全吻合了美军的需求。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当年就以如获至宝的态度集中了最优秀的工程学者进行验证,并在1977年在51区秘密基地开启了专业验证项目。尽管起初的验证机的零部件和发动机可谓东拼西凑,而且外形完全不符合传统战机设计,但却完全验证了雷达隐形假想,而这架当时被称为怪鸟的验证机,就是世界第一种隐形战机F117的雏形。当F117在战争中以幽灵般的行踪让伊拉克防空设备沦为摆设时,世人都感叹未来已经来到现在。

误国三百年的满清竟将愚昧传染给两大强国,使它们先后被美国碾压

今天所有隐形机的设计,都贯彻了当年乌菲莫切夫的设想

然而,当美国得益于乌菲莫切夫的研究成果时,前苏联却对此持否定态度。尽管1975年图波列夫公司的工程师提出来所谓隐形战机的假想并将其整理成论文,发表在苏联著名空军专刊上,但苏联高层却认为国防科学发展建立在现阶段技术能够完成的基础上,乌菲莫切夫的学说几乎是预言家,这种天马行空的东西比较华而不实。苏联在实验室研究中发现,所谓隐形战机就算能够在雷达面前隐形,但也必然对气动外形破坏明显,最终影响其机动性乃至飞行稳定性(这也和苏联缺乏电传飞控技术有关)。苏联高层一直热衷于绝对的武力碾压,他们感兴趣的东西无外乎具备破坏力巨大,速度高,可靠性强且机动性出众的特点,隐形机根本不符合其胃口。此外,乌菲莫切夫当时也被视为一个少不更事,缺乏资历和认证背景的年轻学者。所以,这就导致苏联最终无缘隐形战机,而这种恶果间接延续至今,直接作用于今天的苏57战机。

误国三百年的满清竟将愚昧传染给两大强国,使它们先后被美国碾压

F117的雷达反射面积之小,让世人深感隐形机时代的到来

通过昔日两个军事强国的教训不难看出,满清虽然早已不存在,但其固步自封无视未来科技重要性的弱点却不会由此消亡,这种问题也没有国界之分。任何强国,都可能诞生在某个军事技术领域内的佼佼者,他们代表着该领域的未来,如果他们的成就不被重视以至于被对手重视,那么昔日在某方面拥有优势的国家就必然会步满清后尘。今天,中国在高超音速武器、电磁炮等方面固然取得极大成就甚至做到现阶段的世界领先,但如果满足于现状甚至无视对手的进步,后果必然难以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