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海拔5000多米的冰雪达坂,他一守就是12年

致敬!海拔5000多米的冰雪达坂,他一守就是12年

班长李浪浪和战友们在边防线上巡逻。

雪山巍峨,狂风肆虐。11月23日,驻守帕米尔高原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卡拉其古边防连上士李浪浪在海拔5000多米的冰雪达坂上,缓缓下马,来到石头堆砌的坟茔旁边,从携行包中掏出了一把玉米、一把豆粕撒在地上。

中士涂嘉明小声说道:“哎,又到了班长的伤心地啊。”

2014年7月,连队组织巡逻分队到皮斯岭达坂进行巡逻,皮斯岭达坂被当地居民称为雪豹都上不去的地方,只因皮斯岭沟内道路崎岖不平、两侧崖壁陡峭、洪水凶猛、常年积雪不化、雪下暗流涌动。在巡逻官兵途经宿营地时军马不慎掉入泥潭,伤势过重,多次救治无果。军马已奄奄一息,官兵们只能将军马抬到一块水草丰盛的地方就地安葬。此后每次到皮斯岭巡逻李浪浪都会带些军马最喜欢吃的玉米、豆粕祭奠它。

致敬!海拔5000多米的冰雪达坂,他一守就是12年

李浪浪和战友们骑马向点位挺进。

李浪浪,南疆军区卡拉其古边防连上士班长,2007年参军入伍。上千次参加边防巡逻,在漫长的边防线上数十次经历生死考验,用双脚丈量边境线累计达万余公里,被全连官兵叫做“边防通”。

正所谓“十年磨一剑”,为了熟悉边防情况,李浪浪下了很多硬功夫。一本厚厚的被翻得有些发黄的笔记本上,圈圈点点像“梵文”一样标记着气候、道路、地形地貌。一次,新上任指导员焦东涛特意找来一本防区资料考他,不料他对答如流。

今年7月,团组织执勤分队到皮斯岭达坂进行边境勘察,进入皮斯岭沟后,河谷水势凶猛。带队的副团长郑立亮见状上前询问李浪浪,“现在河水这么大,我们还是等小一点再走。”

“大家别急,前面有一条动物常走的路,大家跟我来。”李浪浪自信回答道。

致敬!海拔5000多米的冰雪达坂,他一守就是12年

危险路段,李浪浪总是冲在第一个。

守防12年里,李浪浪走过了这里的沟沟坎坎,顺手一指,他就知道这是哪个山头,哪条河流,甚至一块巨大石块在哪,叫什么地方,他都清清楚楚。

这些年,李浪浪和官兵们一起用脚丈量着祖国的边境线,被大家称为“活地图”“边防通”。

边关随远,真情暖人。驻地牧民都亲切称呼他为“牧民好巴郎”。

在连队的巡逻路上,有一户柯尔克孜族牧民巴克,他们全家人都是护边员,常年担负着护边守土的职责,经常和官兵们一起巡逻。

致敬!海拔5000多米的冰雪达坂,他一守就是12年

巡逻路上,班长李浪浪安抚情绪低落的军马。

2017年5月,连队组织官兵到克克拉去考勒达坂巡逻,夜晚宿营时,李浪浪听见不远处有吵闹声,循声而去牧民巴克正在和弟弟加帕尔大声吵闹。一问才知道,加帕尔的羊群不知什么时候都不见了,羊圈空无一物,而一旁巴克的羊群却都在羊圈里,加帕尔就怀疑哥哥把他的羊群偷赶跑了,于是吵得不可开交。

回到帐篷里的李浪浪难以入眠,加帕尔的面孔总是浮现在脑海里,羊群可是这些牧民的命根子,现在这么晚,天气这么冷,不找回来肯定会被狼群吃掉。李浪浪的内心久久难以平静,就将此事报告了这次巡逻带队的时任连长刘建伟。刘建伟当机立断下令寻找羊群,官兵们冒着风寒,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苦苦寻找,羊群终于找到了。

牧民家里有事他热心帮忙,部队战友有需要时他也鼎力相助。连队上士冯得俊,去年刚从外单位调入连队担任班长。闲暇时间,李浪浪主动找到冯得俊探讨连队历史传统、边防情况。巡逻时,李浪浪和冯得俊一起熟悉巡逻路线和方向、各个点位具体情况,以及遭遇突发事件该如何处置等。经过两个月的相处,冯得俊对连队和当面情况有了深刻了解,综合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

守防12年,李浪浪一直战斗在风雪边关一线。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焦东涛、姬文志 责任编辑:杨凡凡